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哗的网易博客

勾起记忆的长河 让人生多点珍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父亲  

2010-03-23 14:22:18|  分类: 【原创】鲤鱼州情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父亲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写在知青下放四十周年之际
 

我的出身是“资产阶级” ,对我们几个父亲的子女造成的影响,父亲深感遗憾。在他快90高寿时,还经常叨唸这些事。

68年的一天,我从外面回来,看到我家的落地长窗(那时我们住在石库门客堂间)上面贴了一张大字报,大概意思是,老子革命儿革命,老子反动儿造反……。当时,感到很彷惶,父亲对我们说:“你们要相信阿爸,我没有什么事的,你们自己该怎样,还是怎样,不要害怕”。接着,我两个姐姐去了农村,我也于70年4月16日去了鲤鱼州。

最令人难忘的是,去了鲤鱼州几年后,有一批去卫校和宁都师范的名额,连干部告诉我,我名单报上去之后,因我的出身问题被打下来了。那一年我回沪探亲,回农场那天,第一次看见坚强的父亲流泪了。

父亲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聪明好学。父亲13岁,一人来沪学徒,虽然只有高小文化,通过几年打拼,自己开了印刷厂。他对印刷技术精益求精。在72岁还在印刷领域拼搏,上海的第一代身份证的印刷,就是在父亲指导下产生的。父亲没留给我们什么万贯家产,但是他的辞典:有辞源,  辞海,王雲五小辞典,康熙辞典等不下十几种,至今我还保留着,这对我永远是一种激励。

父亲现在虽然走了,但他留给我们的是:坚毅,自信。 

 

背景音乐 《父亲》

演唱  张燕妮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3)| 评论(1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